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文學 ? 正文

美好的故事(轉載,發生在我身邊的真人真事)

48 人參與  2019年11月19日 15:00  分類 : 原創文學  評論

1
2003年12月25日,北京某醫院血液科病房。
這一天是圣誕節,叢敏住進血液科病房已經兩天了,她戴著小紅帽穿著肥大的病號服在走廊里散步,很瘦很虛弱,因為打過一次化療,她的頭發幾乎掉光了,小紅帽幾乎戴不住,可她很快樂,臉上始終蕩漾著笑容,她還不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她的丈夫鐘文一步不離地跟著她,表情很凝重,他正在思索著怎么把這個不幸的消息告訴她,因為大夫說最好還是告訴她,一者是病人有知道自己病情的權利,再者就是得了這種病,治療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她遲早會知道。可是該怎么開這個口呢?
吃過了早飯,鐘文就拎著暖瓶去打熱水了。實際上,他去了電話亭。
叢敏住在3號病房里,這個病房里住著三個病人。9號病床住著70多歲的高老太,8號床住著50多歲的辛鳳琴,20多歲的叢敏住在7號病床。
大家都相互聊著天,她們好像都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高老太是多發性骨髓瘤,辛鳳琴是胃淋巴瘤,她們也都知道多長時間打一次化療,用什么藥等等。在外人看來癌癥是多么可怕,可對她們來說一切卻顯得那么平常,用高老太話說:“得病了,趕上了,明知道治不好可咱還得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不是?”說得大家都笑了起來。窗外北風呼呼地吹著,象是要把整個天地都卷走,窗內卻讓人感覺很振奮很溫暖。鐘文打水怎么打了那么長時間呢?叢敏寫起了日記。
“姑娘,你得的是什么病啊?打化療多少天了?”高老太看著沒有多少頭發的叢敏問道。 “我得的是重度貧血,可能我的藥里面有化療的成分吧?”看來,這個姑娘還不太知道自己的病情,高老太就沒再繼續問下去。
護士進病房好多趟了,給9號床打點滴,通知8號床去檢查,怎么就沒有我的事呢?叢敏忍不住問護士:“護士,有我的點滴嗎?”“你不是等著做移植的嗎?”“做什么移植?”“骨髓移植啊。”“我沒聽說啊?”“哦,可能是我弄錯了。”護士慌忙離開了病房。
骨髓移植?弄錯了?一個護士,怎么會弄錯呢?叢敏第一次對自己的病產生了懷疑。她開始認真地看自己的床頭卡,卡片的病例一欄里只寫著M5,M5又是什么意思呢?正巧大夫查房了,她便問大夫:“大夫,M5是什么意思?”“就是你的血液里的一個細胞出現了問題。”“什么細胞?”“跟你說了,你也不會明白的,你就安心配合我們治療就可以了。”小大夫隨即離開了病房。
鐘文怎么還沒回來?叢敏有點著急了,她開始沿著病房的走廊尋找鐘文。恰在這時鐘文拎著水回來了。
“打水怎么打了那么長時間啊?”“哦,我往家里打了個電話,怕家里著急。”“剛才有個護士說我等著做骨髓移植呢,后來又說弄錯了,嚇了我一跳。”“啊?誰說的,她肯定弄錯了,我去問問他們去。” 鐘文心里一驚,趕忙跑到大夫辦公室,希望大夫能做好保密工作,等他做好準備工作后再告訴她。他真怕叢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會承受不住。
還好,單純的叢敏沒再繼續懷疑什么。一天就這樣平靜地過去了。
晚上,吃過飯,病房要進行紫外線消毒了,所有的病人都出來在走廊里活動,鐘文則又忙著打電話了,他想給叢敏做骨髓移植,聽大夫說手術費大概需要30多萬元,這幾天他一直在忙著打電話借錢。
鐘文只顧著打電話了,沒察覺到叢敏就在不遠處。等他放下電話,要找叢敏的時候,卻看到了叢敏就在自己的身后:“你,你怎么在這兒?”
“你有什么事瞞著我,對嗎?”叢敏看著鐘文的眼睛問道。“沒有啊。”鐘文極力躲閃著叢敏的眼睛。“我得的不是貧血,是嗎?”她看著鐘文的眼睛繼續問道。鐘文沒有回答。“我得的是白血病,是嗎?”鐘文還是沒有回答。“那就是了。”叢敏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
 
“叢敏,你聽我跟你說,得了癌癥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自己不敢面對癌癥。很多癌癥患者都死去了,不是因為治不好,而是因為害怕,他們大多都是被癌癥嚇死的!”鐘文怕叢敏想不開,趕忙勸解道。
“我知道,可是,你不該瞞我那么長時間,我都不知道,你自己是怎么承受的——我是心疼你——”回想鐘文承受的一切,叢敏開始泣不成聲。
鐘文沒想到,叢敏會那么堅強:“現在,你知道了,我的壓力也終于放下來了。你不知道,你已經闖過了第一關,已經創造了奇跡,當醫生說你只能活半個月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是怎么過的—”
 
鐘文這個堅強的漢子也終于禁不住在妻子面前流下了眼淚,“白血病是可以根治的,只要做骨髓移植,手術費我會想辦法的。現在,我什么都不需要了,我只要你好好地活著,我們一起好好地活著。”“嗯,我會好好的活著,我們一起好好的活著,我們一起創造奇跡。”
圣誕夜,外面飄起了雪花,是給患難的他們的祝福嗎?
2
1996年9月,某省師范大學。
終于考上自己理想中的大學了,18歲的叢敏帶著對未來無限美好的憧憬走在綠草茵茵的校園里。
“叢敏—”,叢敏回過頭,一個短發身著運動裝的女孩正向自己跑來,是誰呢?剛進入這個校園,誰會認識我呢?
“不認識我了?”正納悶呢,女孩已經到了身邊,原來是自己的高中同班同學于飛。
“原來是你呀,真是太好了,你也來這個學校了!”能夠在大學校園里遇見自己的高中同學,那種興奮勁自是不必言說,兩個好朋友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走走走,我帶你去參加老鄉會去,在那里能碰見好多老鄉呢。”生性活潑好動的于飛不由分說,拉起叢敏就走,叢敏沒有辦法,只好跟著去。
“叢敏,我叫鐘文,高中的時候不同班,現在在一個班呢。”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孩主動過來打招呼。叢敏認出來了,高中時相鄰班級的一個男孩,那時只是打過照面,從來沒說過話。
“哦,是嗎?”愛害羞的叢敏,臉立刻就紅了。
叢敏和鐘文就這樣在進入大學第二天的老鄉會上認識了。

相知相戀,火熱而又快樂的大學生活轉眼就過去了,大家都在面臨人生的又一個重大選擇:工作問題。一直風風火火在學生會工作又是省級優秀大學畢業生的鐘文特別想留在省城發展,而善良單純的叢敏只想做一名鄉村教師。四年的感情面臨著一次重大考驗。在經歷了一番痛苦的思想掙扎之后,鐘文決定隨叢敏回去,但二者來了個折衷,他們共同到一所縣城中學做了高中教師。
 
“這是一張白紙,它代表著我們無限美好的人生,現在我畫上了一道線,這是我們人生的起點,這邊,我畫上了一個太陽,這是我們共同的未來,人生,就是我們從起點跑向太陽的過程。起點有早有晚,而終點只有一個,精彩的部分是我們跑的過程。每個人的精彩是不一樣的,就看你跑得時候,付出的努力是怎樣的。”鐘文總會讓學生找到新的起點繼續精彩。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樂觀的人和悲觀的人。在樂觀者看來,世界是由門組成的,在悲觀者看來,世界是由墻組成的;面對半杯水,樂觀的人會說:‘啊,我還有半杯水!’而悲觀的人會說:‘唉,只有半杯水了!’,那么,樂觀的人會在希望里活下去,悲觀的人會在絕望里渴死。”叢敏總會讓學生樂觀快樂地學習生活。
因為年輕熱情又有活力再加上他們又都特別熱愛學生,很快,他們便成了孩子們最喜愛的老師。
3
2003年的11月7號,是孩子們永遠不能忘記的,這一天,他們最喜愛的叢敏老師暈倒在了講臺上。隨后,更可怕的消息傳來:叢老師得的是白血病。他們傻了,教室里哭聲一片。他們不相信那么陽光那么快樂的叢老師會離他們而去,叢老師不是說“上帝在這里給你關上了一道門,就會在那邊給你打開一扇窗”嗎?可叢老師的那扇窗在哪兒呢?
“大家別哭了!叢老師不是要讓我們樂觀堅強嗎?我們要相信叢老師是會樂觀堅強地活下去的,哭,解決不了問題,我們要拿出實際行動幫助叢老師!”班長林語打斷了大家的哭聲。
“我們要發動全校給叢老師捐款!”團支書滕飛提議。
“不,最好是全社會都能來幫助叢老師!”林語說。
“我們女生可以給叢老師疊幸運星折千紙鶴鼓勵叢老師和病魔作斗爭!”學習委員葉卉說。
“還有,鐘老師不是說叢老師還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嗎,我們大家一定要對叢老師保密!不能讓她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小個子楊光提醒大家。
隨后,大家擦干眼淚分頭行動,有負責找校長的,有負責寫稿子印發宣傳單的,女生們則買來了疊幸運星和千紙鶴的紙。
當班長林語和團支書滕飛找到吳校長的時候,校長正在開會,他對他們說:“孩子們,不要著急,學校正在研究你們叢老師的事,你們放心吧,你們叢老師的事由學校來管,你們好好學習就是對你們叢老師最好的報答了。”
11月的天,北風一陣緊似一陣,樹葉一夜之間全從樹上落了下來,落得滿街都是,人們都換上了冬裝。而與此同時,一個教師的病在這個小縣城刮起的狂風也絕不亞于此,人們到處可見三三兩兩的學生拿著宣傳單散發給行人:“救救我們的老師吧!”一夜之間,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個年輕女教師得白血病的事。人們紛紛趕到醫院去看望這個年輕而又可敬的女教師。
躺在病床上發著重度高燒以及出現重度感染的叢敏全然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一切,她只是在稍微清醒的時候就讓陪伴在她身邊的鐘文幫她記日記:“今天,孩子們捧著鮮花,拎著水果來看我了,他們給我疊了999個幸運星和1000只紙鶴,他們把我的病房布置得很漂亮,班上最調皮的男生張峰海還哭了,我很感動,我想告訴他們,你們的老師會好起來的,我還會給你們上課的,可是,我怎么也說不出來。”
醫院發病危通知了,讓家屬簽字,說像這種持續高燒一星期又出現重度感染的白血病患者是很難挺過半個月的,鐘文,這個在學生面前談笑風生的男子漢哭了,發抖得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新婚不久的他們還沒有孩子,他還沒帶她出去游玩過,看著躺在病床上昏迷著卻還依然感覺幸福的妻子,他心如刀絞。
一會掉進了冰窟,一會又好象到了熱浪的頂端,一會感覺身體很輕很輕好像在隨著自己死去的母親飄向天堂,一會又痛苦地喊叫,一會感覺只有自己一個人躺在冰天雪地里,一會又感覺周圍竟是人,圍得自己透不過氣來……叢敏知道自己在經歷一種前所未有的痛苦,但同時她又感覺到自己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包圍著,在她稍感好受點的時候,她就會對著鐘文的耳朵說:“有你和學生,有那么多人關心我,我感覺真的很幸福,痛苦的隔壁是幸福,這話一點不假。”
一天,兩天,……所有的人都為這個年輕的女教師揪著心,盡管醫院里用上了最好的醫生和護士,用上了最好的藥,可叢敏的病情還是沒有出現好轉,醫院只好又下發了一次病危通知。
就在大家都感到絕望的時候,在叢敏住院后的第二十六天,奇跡出現了,叢敏開始慢慢退燒了,感染的癥狀不再加重,而是慢慢減輕了,血象各個指標也在慢慢回升,骨穿結果表明癌細胞已經被控制在了10%左右,聞知這個消息,所有的學生都歡呼起來。
上帝終于給叢敏打開了那一扇窗。
4
2004年4月12日,躺在骨髓移植無菌病房的叢敏在經歷了9天的大劑量化療后開始在這一天回輸骨髓了,她妹妹的骨髓和她的正好相匹配,正躺在四樓的手術室里為她捐獻骨髓,看著鮮紅的還帶著妹妹體溫的骨髓流進自己的身體里,堅強的叢敏留下了眼淚。
鐘文的心情是喜憂參半的,熹的是他終于等到了這一天,叢敏終于做骨髓移植了,他可以徹底地救活她了;憂的是他怕叢敏出現很強烈的排斥反應也擔心叢敏的妹妹會出現意外。于是,他只好兩邊忙活,一會到叢敏的病房窗口看看叢敏一會又跑到手術室外等待著叢敏妹妹的消息。
中午十二點多,回輸骨髓成功,下午兩點多,回輸造血干細胞成功,叢敏的妹妹身體一切正常,在臥床六個小時后就下床來到了姐姐的病房外:“姐姐,這回我的好細胞可以徹底地殺滅你的壞細胞了。”姐妹倆對著電話哭著笑了,她們經歷過了一場生死的考驗,她們的體內開始流淌著相同的血液。
回輸后一個月,叢敏的血象就上來了,漸漸趨于平穩了,因為骨髓很相配,排異反應也很小,骨髓移植非常成功。所有的醫生護士都說叢敏太順利了,她創造了奇跡,只有她知道,奇跡的背后是什么,是鐘文對她深深的愛,是姐妹情深,是學生深深的祝福,是學校和社會的捐助,是醫護人員的妙手仁心才換回了她的新生!
康復后的叢敏,又回到了她熱愛的講臺,新生的第一堂課她總會講:“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吧。”故事結束的時候,她會說:“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我,我們每一個人不一定會創造故事,但我們都會創造奇跡,用我們的樂觀堅強,用我們對生活和生命的熱愛!”


打賞

來源:大蒜瓣子博客(微信:暫時保密),轉載請保留出處和鏈接!

本文鏈接:http://www.jpgtzz.live/?id=242

本文標簽: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評論(0)
  • 相關文章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魯ICP備16011833號 | Copyright ? 2009-2018 大蒜瓣子博客 版權所有 抄襲必究

彩票稳赚包赔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