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 - 第1頁

隔世夢境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48次

還記得自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寫文章的嗎?當我初中的時候在文檔里敲下第一個字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我寫的東西會變成一篇怎樣無趣的文章。可它還是發生了,它是我的幻想、經歷,和見聞。多好啊,我有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我很自豪。因為我在山林里奔跑過,在白凈的原野上追逐藍色羽毛的烏鴉。那個藍色的精靈翱翔在蒼茫的雪白大地,我觸摸它的羽毛,冰冷而灼熱。當然也失落。知道了熱血是沒有什么屁用的,知道這一點后,就長大了。雪冰涼了我們的靈魂。十年飲冰,連骨頭都是冷的了。我曾經很喜歡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平靜的生活里偶有漣漪,我想把它寫在紙上,就像我心中有一片奔騰的海,到筆尖卻生澀得不像話,突然我就很難過很難過,覺得過去這一年都白過了。當然,或許一切都是堂而皇之的借口。或許只是因為我認清了自己,這個夢根本不是夢,而是被我包

與晚風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246次

還記得之前聽過的陳奕迅的《苦瓜》。以前我覺得歌詞拗口,很長也很難記住。之后忘記是哪天,歌曲循環突然聽到這首,突然就聽懂了。?歌詞里唱: 卻在某蕭瑟晚秋深夜,忽爾明了了,而黃葉便碎落。?我當下的理解是,好像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成長是經歷好多個恍然大悟的時刻一個個堆砌起來的。?早些時候想不明白的事情,抓著不放手的感情。一定要跟自己千回百轉地糾結,恨不得抓住每一個人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等某一天,你只是坐在那里,回想起之前的事,一瞬間就恍然大悟。突然想明白了,原來是那么回事啊。?忽而明了,而黃葉便碎落。再回頭去看,很多揪著不放非把自己逼近死胡同的事,其實沒有多復雜。?人生中會有好多個這樣的瞬間。比如第一次失戀,第一次面對別離,第一次面對挫折和挑戰。這些一開始掙扎著的每一件事,都撐著捱著,到最后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225次

還是覺得人是需要停下來的,不能總是鉚足了勁往前跑的,尤其是在特別狼狽的時候更應該停下來,因為狼狽說明你可能已經偏離了一開始選擇好的路線了。停下來并不意味著停止努力,而是更好地去反思這一路,撕開那狼狽的皮囊,然后重新出發。不要怕,誰都是一路走走停停慢慢變好的,沒有人能步步正確一直到終點的。

年關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287次

今天太陽很好,冰掛子化了,滴出一個個小坑。我見過最大的冰掛子是在曲阜,那年大雪,停課了好些日子,我們幾個趁著雪停,跑到廖河公園去玩,就在那些仿古建筑的屋檐上,掛著一排排巨大的冰凌。賴床是很舒服的事。被窩暖暖的,人兒遠遠的。媽媽剁餡子,熱了油炸藕盒,我下手捏了大小不一的素丸子,裹了淀粉下滾油炸成暗黃色,看著油鍋泛起氣泡,香氣彌漫。爸爸買菜回來,趁著太陽好,在院子里收拾昨晚買回來的豬頭,和媽媽兩個人在太陽底下拔豬毛。我燒紅了兩根鐵釬子,爸爸拎起來穿進豬頭里,立刻彌漫一股蛋白質燒焦的氣味,最后晚飯時候吃了口感不怎么樣的腦花。爸爸把幾頭蒜碼的整整齊齊,如今長出了莖葉,綠油油的,長勢喜人。叔叔家小孩子來玩,非要指著一株結著小紅燈籠似果子的花兒,要摘果子吃。我說那是辣椒,不聽,伸手摘一個給他,讓他聞那辣

在所有你不肯沉睡的夜里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269次

據說,有這樣一種小獸,它會在你睡夢時的夜晚出現。在你睡地正香的時候,它會用自己鋒利的小爪子在你手臂上手指上或者某個隨便地方劃開一道小小的傷口。很多人一覺醒來發現身上多出來的莫名其妙的小傷口,就是這個小動物在搞鬼。但是它們可不是壞東西。這種毛茸茸的小東西是一種神奇的動物。傳說中的食夢貘以夢為食,它們卻是會吃掉你們的霉運,借此來飽腹。當你的身上集聚了太多的霉運的時候,就會發出一種氣味吸引它來到你身邊,靜靜等在夜晚你睡著的時候,吃掉你的霉運。當你一覺醒來發現有了一兩道小傷口,就不要喪氣了。那是小獸吃掉了你的霉運,心滿意足的離開了。當然,小獸也只會在夜晚溜出來。可能小獸已經在你身邊很久了,卻一直不見你睡覺,最后只能垂頭喪氣地餓著肚子離開。所以呀,也不要熬夜了。可是小獸吃掉了太多的霉運,自己也會變得很

十萬星河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1人 | 瀏覽 : 444次

又是新的一年。還記得前幾年家里問我我的書桌放在哪里,我看了一下幾個臥室的窗戶,便說:“我要這個靠近這個馬路的一個臥室,桌子放在窗邊便好。”也不是什么多么喜歡開窗吹風,只是自己睡得晚,在家一個人也沒什么事,就喜歡爬過書桌,拿兩個靠枕,坐在落地窗邊,看窗外的車流。旁邊一定要放一個小小的音響,放一個最近很喜歡聽的歌——《流浪》,歌詞里有一句話,我把他寫在了日記里:夕陽笑著去流浪,月亮寂寞在路上。人這一生,誰不是在流浪的道路上呢。赤裸裸地來,又寂寞地走,不過一百年,與這世間,不過一瞬。而2018年,對于我來說,又平常,又不平常。離開了大學,踏入社會工作,又到現在的閑賦在家。一個朋友家里破產,離開的時候請我們喝了頓酒,說:“我要去南方了,你們要多保重。”認識了很多新的朋友,又失去了很多朋友,明知這輩子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387次

“林深時見鹿”一句,從前我總是將“時”釋作“時候”,意思是走進樹林深處時看到了麋鹿。但今天,讀到李白的原詩《訪戴天山道士不遇》,“林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鐘”。這個“時”卻是“時常”的意思。林深路長,時常見鹿。見鹿而不見人,更是凸顯這一方外之地的幽靜,暗喻訪戴天山道士不遇。可總覺得少了點詩意,少了初讀“林深時見鹿”的一分欣喜。約么是廢柴的文青氣在作怪吧。鹿是森林中的精靈,又有幾分圣潔的神秘之意。如此一來,林深路長中猝然相遇,我們所欣喜的大概就是那一瞬間怦然心動。

遇見與告別,黃昏與清晨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328次

突然想起以前住過的一個家里灰塵多的很,不管什么東西,放那里靜置幾天,也都落一層薄薄的灰。小時候很喜歡的事,就是趴在床上等陽光透過窄窄的窗子擠進來,成一道光柱,無數灰塵就在里邊跳舞。陽光帶來的溫度引得它們歡愉,于是他們飛到天上去,呼朋引伴,飄忽旋轉,飛得很高很高。很好看,你的心都能融化掉,精神輕飄飄起來,指著肉體的鼻子痛罵你個辣雞太重了害得我飛不起來。精神老是想擺脫肉體離開,它想過很多辦法了。但我不愿意。萬一回不來,我飄到外太空去。那里沒有空氣,喘不過氣把我憋死豈不虧了?因此所謂“神”游萬里,只是絮絮叨叨地被肉體牽扯著,蹲在墻角想想其他人的精神游蕩萬里的故事聊以自慰。精神舒坦了,肉體卻不太樂意。脖子疼。所以后來經過高人指點,改成躺的姿勢去看。舒舒服服。于是我能一直盯到太陽位移陽光消失,這才揉揉

你總得為成長為人,付出點什么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1人 | 瀏覽 : 441次

又想起來前些日子回家的時候,那時候秋天還沒如此瑟索。表妹正巧也放假在家,姨母姨夫無暇管她,就任由她歡脫去。前些陣子聽說她悄摸和一小伙伴跑去了嶺上捉螞蚱,被我媽撞見,很是數落了一頓。我倒覺得有趣,去看她手里握的螞蚱,不似前些日子的纖細瘦小,已然漸漸老成了。要不是她,我也不會注意到這微小時間里自然撥動世界的魔力。面對她總是有些許羞愧。小孩子強烈的好奇心與飽滿的活力是神交給孩子的專屬,任由他們探索這個世界。這份能力每長大一分,便褪去一分。我們對這個世界見怪不怪了,我們就活在了一個老朽的世界里。日復一日,指著清早的太陽說:這個世界一成不變,我恨透了。

愿你擁有自己的世界,不要為難自己

發布 : 老貓的咖啡館 | 分類 : 原創文學 | 評論 : 0人 | 瀏覽 : 568次

遇到困難的時候,常常會抱怨,世間待我如此情薄,然而人生多是由不同的困難組成,倘若世界待人不夠溫柔,何不自己待自己好一點,起碼,不要為難自己。日本人說:“未曾痛哭過長夜的人,不足以語人生。”每個人對痛苦的理解不一樣,對于窮人來說,痛苦是饑餓;對于富人來說,痛苦是孤獨;對于男人來說,痛苦是工作的壓抑;對于女人來說,痛苦是感情的失意。每個人在不同的階段感受的痛苦或遇到的困難也不盡相同,哪怕是在一天內,也總是遇到幾個讓人焦慮的時刻。我想說的是,困惑和阻礙時時刻刻存在,我們只需要做到一點,不要為難自己。蘇東坡去朋友家做客,有一天他在朋友家遇到一個歌姬寓娘,女孩是京師人,曾陪著主人去嶺南共患難,后來回到京師。蘇東坡喜歡跟女孩子搭訕,就隨口問她:“那邊的風土,應該不怎么好吧?”寓娘回答說:“此心安處,便是

?? 1 2 ? ??

魯ICP備16011833號 | Copyright ? 2009-2018 大蒜瓣子博客 版權所有 抄襲必究

彩票稳赚包赔骗局